28/02/2024

Athens News

来自希腊的中文新闻

埃洛伊丝·佩奇:揭穿中央情报局掩护的女人。 出没《11月17日》的“铁蝴蝶”她是谁


1978 年,埃洛伊斯·佩奇 (Eloise Page) 降落在东部机场时,那是一个典型的炎热夏日。 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位身材矮小、精瘦、脸上带着傲慢表情的美国女人。

五十多岁的佩奇是中央情报局历史上第一位被任命为站长的女性,这使她克服了男性主导的障碍。

在兰利时,她在堪培拉(澳大利亚)和雅典(希腊)之间进行选择时,她选择了来到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热点”。 1974 年圣诞节前夕,17N 站站长理查德·威尔斯 (Richard Wells) 被谋杀的记忆犹新,中情局雅典站首当其冲地寻找凶手。

佩奇自中央情报局成立以来一直在中央情报局工作,她调任雅典大使馆站长,引发了那些认为她不适合担任该职位的人的强烈反对。 但她并不关心他们的意见,她经常与他们直接对抗,无所畏惧,因为她知道该部门的内部秘密和同事的个人生活细节,这可能会结束他们的职业生涯。

预览

理查德·威尔斯 (Richard Wells),中央情报局雅典办事处主任,于 1974 年圣诞夜 17 点被暗杀


22岁起当间谍

埃洛伊丝·佩奇 (Eloise Page) 年仅 22 岁就进入了特工世界,并于 1942 年 5 月受威廉·多诺万 (William Donovan) 将军聘用,任职于战略服务办公室 (OSS)。 她的老板,被认为是中央情报局的创始人,很快发现他的小助手对情报收集和间谍活动有着浓厚的兴趣。 于是他带着她来到了1947年新成立的机构,埃洛伊丝并没有反驳他,很快就负责了各个项目。

20 世纪 50 年代初,她担任中央情报局科学技术行动部门的负责人,并很快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尽管高层并没有注意她所说的话。 她的部门以数十份报告的形式收集了大量数据和信息,从中可以看出苏联正计划向太空发射一颗卫星。

当时,美国和苏联正在争夺第一个向太空发射卫星的地位,1957 年春天,佩奇向该机构的高层详细介绍了这一情况。 多年后,她说道:“我们拥有了所需的一切,从发布角度到日期。” 发射到太空原定于9月20日至10月4日进行。

这颗卫星是在佩奇太空日期的最后一天发射的,科学情报办公室委员会主席杰克·怀特拒绝了佩奇部门的数十份报告后,这让美国人感到惊讶。 当她甚至来找他谈话,说这次发射对于该机构来说将是失败时,他告诉她,她的证据只是苏联的虚假信息。 他甚至跟佩奇打了一盒香槟,赌发射不会发生,第二天,这位年轻的特工走进办公室,看到里面装满了香槟。

美国媒体将苏联的成功归咎于中央情报局的失败,后者被指责“在人造卫星发射替代过程中“睡觉”。 就在那时,一些熟悉佩奇作品的人给她起了“铁蝴蝶”的绰号,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性并没有立即理解这个绰号。

雅典挑战

她在随后的几年里升到了职员职位,不仅是因为她的技巧和坚韧,还因为她在幕后花了很多时间,所以她知道兰利各个角落和部门的黑暗和不为人知的秘密。 。

她在领导“林肯行动”等计划时,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使用这些信息。在该计划中,前往苏联的平民在出发前会听取中央情报局的简报,以便他们能够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 返回美国后,他们向中央情报局分析员报告了他们在苏联逗留期间访问的城市的所见所闻。

佩奇与其他几位女性一起在一座男性主导的建筑中担任高级管理人员,甚至监督和批准秘密海外行动的资金。 正如一名中央情报局官员多年后所说,“她太让一些人害怕了,以至于当他们在她的办公室看到她时都畏缩了”,但她仍然是一名没有任何运营经验的内部高级管理人员。

预览

理查德·威尔斯


当佩奇被任命为驻雅典大使馆部门负责人时,当时还是一名年轻特工的希腊裔美国人迈克·卡洛格罗普洛斯亲眼目睹了这场骚动。 有传言称她是中央情报局历史上第一位担任此类职位的女性,但反应是否定的。 埃洛伊丝像往常一样,不在乎他们谈论什么,尽管她确实了解了一切,因为她还有其他担忧,其中最主要的是臭名昭著的“农场”,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营地,所有外勤特工都在那里接受训练在出国出差之前。

“她身高 5 英尺 5 英寸,骨瘦如柴,”卡洛格罗普洛斯在训练场上发现自己身后有一位年龄足以成为他母亲的女人后告诉《华盛顿邮报》。 “她开枪后,立即把枪从手里掉了下来,倒在了泥里。” 佩奇站起来,再次尝试。 卡洛格罗普洛斯帮助她“在射击时扶住她的肩膀,防止她向后摔倒”。 1978 年,他也被调往雅典,这是当时中央情报局最繁忙的地点之一,佩奇接替了克莱尔·乔治,后者被任命接替被谋杀的理查德·威尔斯。

追捕恐怖分子

佩奇已经定居在一个新的地方,她的主要任务是找到杀害理查德·威尔斯的凶手,所以她告诉特工们寻找新的线索,将他们引向某个地方。 她要求大家努力工作,汇报工作情况,并开始感受到几个不能容忍女人发号施令的男人的敌意。 她不喜欢茴香酒和希腊美食,作为一个从未结过婚、不觉得有必要成为母亲的南方“贵族”。

在她被任命之后的一个神话是,当在雅典任职的古斯特·阿夫拉科托斯(Gust Avrakotos)对他的同事来说是神话般的人,得知佩奇即将担任车站站长时,他要求她立即离开。

他的一些前同事表示,如果他留下来,他不断的侮辱和粗鲁的本性会让佩奇“脸红”,因为他什么都不明白。 相反,卡洛格罗普洛斯对她表示同情,有时晚上他们会在普西奇科车站站长的住所喝雪利酒,讨论各种问题。

1980年1月16日晚,雅典下着倾盆大雨,新上任的IAT副司令潘泰利斯·彼得鲁(Pantelis Petrou)在比雷埃奥斯街(Piraeos Street)坐上他的公务车。 司机是警官索蒂里斯·斯塔穆利斯(Sotiris Stamoulis),当时他正前往帕格拉蒂的迪亚戈拉街18号,也就是佩特鲁的住处,这时有两三个人跑到了距离入口100米的街道上。

两支0.45口径手枪中飞出11颗子弹,击穿挡风玻璃,击中两名警察,导致带走其中六人的防暴警察副指挥官当场死亡。 剩下的五人受了重伤,斯塔穆利斯设法下车,并将一台服务无线电交给当时恰好在他面前的女孩,以便呼救。

一小时后,佩奇收到一条关于新的“11 月 17 日”罢工的消息,当天晚上,该罢工在大学取消了公告,并在雅典召集了中央情报局特工。 她与希腊当局密切合作,试图破译恐怖组织及其手段,工作永无休止。 她知道雅典的许多特工不喜欢她,但当她被叫到中央情报局总部时,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除掉她而设下的圈套。

预览

MAT 副指挥官 Pantelis Petrou(左)和他的驾驶员 Sotiris Stamoulis。 1980年1月16日晚,两支17N .45口径手枪发射了11发子弹,刺穿了一辆警车的挡风玻璃,击中了两名警察。 彼得当即被杀。 斯塔穆利斯身受五处枪伤,几天后死亡。


背叛

来自雅典的一群特工与兰利的一些员工进行协调,当佩奇抵达美国时,她的“同事”降落在希腊首都。 她去了大使馆,在与特工的谈话中说,如果他们想除掉她,那么他将成为他们的下一任站长,但该计划行不通。 多年来,“铁蝴蝶”在各地都设有天线,收到有关背叛的信息,并得到中央情报局领导层保证她不能离开的保证后,返回雅典。 她召集所有特工聚集,并将他们分成两派——支持她的人和背叛她的人,主要是为了表明她不能被欺骗。 她清楚地知道每个“叛徒”所说的话,会议结束后,两名高级外勤特工立即按照她的命令被调离雅典。 她极其保守和反共,与新民主党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当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 (PASOK) 在 1981 年 10 月的选举中获胜并组建政府时,她感到震惊。

她甚至不允许将消息传递给中央情报局总部并撰写报告,这对她的立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在雅典呆了三年后,她回到了美国,但现在却从事乏味的案头工作,并因继续在国防情报局工作而被边缘化。 直到退休,她才回到兰利,退休后她去了她心爱的南方,在那里她度过了想象中但孤独的生活的最后几年,她拥有一切。



Source link